基层见闻 | 相宇波:顶天寺上等花开
栏目:陕农要闻 发布时间:2022-04-26 09:52:37  阅读量:

相宇波的心里一直有一个梦,一个关于“野苹果”的梦。

坐在顶天寺的山崖边,看着对面群山巍峨,绵延起伏;望着身后青翠满园,山花烂漫……相宇波掏出手机,定格下了这一瞬间的美。

在礼泉县叱干镇海拔1200米的朝阳山上,以前有座名为“顶天寺”的寺庙。后来,当地人为了简单,就把山附近的地方统一称作“顶天寺”。相宇波的4亩“野生”苹果园就在山顶,天生随性的他不愿多想,干脆也给自己的“野苹果”冠了个“顶天寺”的招牌。

4月21日,顶天寺云山雾绕,一片宁静。距离第一朵苹果花开,刚好过去了10天。相宇波穿梭在园中,透过树叶间洒下来的阳光,努力地想从已经凋谢的花朵里找寻出来年的希望。

那是4月11日的清晨,靠近山边的一棵苹果树上,开出了一朵小花,粉里透白、娇娇嫩嫩地挂在枝头。彼时,已经知命之年的相宇波站在树下,欣喜得像个孩子。

2021年的低温、寡照和多雨天气,让这片园子遭受了“灭顶之灾”,也让相宇波的“野苹果梦”碎了一地。尽管苹果树自然栽培经历过多次失败,可是看到往年盛花期粉白一片的果园今年只稀稀拉拉地开了不到三分之一的花时,他还是难受了好几天。

“今年没花,不出乎意料。有机农业这条路本身就充满不确定性,这一带环境恶劣,自然灾害多,出现这些问题很常见。”17年来与大山为伴,相宇波已见惯了一切,也看开了一切。唯有这片园子,是始终萦绕在他心头、挥之不去的一个“执念”。

早年从日本游学回来后,相宇波就迷上了有机栽培技术。2005年,他在顶天寺搭建了一个窝棚,把以前栽植的几亩老园子当作实验田,一心搞起了苹果树生态种植管理和杂交育种工作。

不上肥、不除草、不按常规技术修剪……头几年相宇波的果园杂草丛生、产量低下,果子虽然口感好,含糖量可达18%,但销路却一直打不开。后来有了经验,他慢慢摸索出了通过果园种草的多样性来改变果子质量、通过观察地温和叶温来预防霜冻天气的果树管理规律。就这样边学边做、边做边改,几年后他的苹果竟“闯”出了一片市场。

“正常年景一亩地能产两三千颗果子,产量1000斤左右。商品果批发价每颗4元,到了零售端,只有9颗苹果的礼盒装能卖到118元。”相宇波说,他的苹果论个卖,不靠“颜值”靠“内涵”。

今年苹果树花量少,清闲下来的他经常站在崖边,对着远处的风景出神;或是不停地在园子里转悠,一棵树一棵树地仔细观察。

他还是期待着眼前的这片果园,每年都能花开葱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