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族阿姑李卓么什姐:盘绣让我们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栏目:品牌富农 发布时间:2022-08-17 17:05:47  阅读量:

土族阿姑李卓么什姐:盘绣让我们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图1)

图为李卓么什姐展示盘绣针法。

初秋时节,在地处青藏高原的青海省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每天清晨,丹麻镇索卜滩村土族阿姑们忙完家务活,不约而同地拿出七彩丝线做起土族特有的“女红”——盘绣。

互助县地处青藏高原东部,为中国唯一土族自治县,盘绣流传其中。传承在母女之间的独有绣法,至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2006年土族盘绣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在这里,家家户户有几件盘绣做成的绣品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从鞋垫、香包,到姑娘的嫁衣都要亲手用盘绣做成,经过数百年的传承发展,土族盘绣已经从家用转变为增收致富的新渠道。

土族阿姑李卓么什姐:盘绣让我们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图2)

图为李卓么什姐在绣房里做盘绣。

今年56岁的李卓么什姐出生在松多乡本康沟村,二十几岁时嫁到了索卜滩村。从小李卓么什姐就受到妈妈和奶奶做盘绣的熏陶,对盘绣的做法和色彩搭配都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

“那时候家里很困难,没有花线,也没有花布,就在自己衣服的‘前搭子’上用黑白线绣,绣好了又拆掉重新绣,就这样慢慢练出来的。”李卓么什姐说。

嫁到索卜滩村后,李卓么什姐生育了两个孩子。从那时起,两个孩子的鞋子、衣服和家里能用到盘绣的地方都能看到她的手艺。

“那时候我们村子做盘绣的人还比较少,我在巷道和家里开始绣盘绣之后,村里一些想学习盘绣的妇女就来找我。”李卓么什姐说,那时候,她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这点手艺竟然还能卖上钱补贴家用。

“2005年,我正上初中,邵逸夫爷爷来到我们村建了一所小学,村里面就拿了我妈妈做的鞋垫和太阳花给他,他看了以后非常喜欢。”李卓么什姐的女儿李海莲说,之后,邵逸夫来到他们家看了李卓么什姐做的绣品,并以300元的价格买走了一片小小的太阳花绣品。

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从那年开始,县、乡、村三级政府都开始着力发展旅游业和旅游文创产品。“有时候我做几件特有的‘太阳花’或者香包、鞋垫去县城卖时,就能看到很多外地来的游客对这个很感兴趣,卖也挺好。”李卓么什姐说。

为了让更多人喜欢自己的绣品,三十多年来,李卓么什姐不断学习其他同行的配色和针法,打磨自己的盘绣技艺。2021年,李卓么什姐被评定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土族盘绣的传承人。

“本来就是自己绣自己卖,后来有公司上门找我让我给他们做订单,做好了他们收购,线和布都是他们提供的。”李卓么什姐说,现在,她不仅能接到公司的订单,还能在闲余时间自己做绣品拿到街上卖,也能通过外出培训、参观的机会接触到外地客商,从他们手中,她也能获得一些盘绣的订单,一个月能靠制作盘绣绣品增收3000元到4000元。

为了带动更多妇女参与盘绣制作,给更多家庭带来增收致富的希望,也为了土族盘绣技艺的传承与发展,这两年,索卜滩村在当地政府的号召下开辟出一间房子专门做绣坊,让李卓么什姐教授并带动全村的50多名绣娘参与盘绣订单的制作。“靠着这个手艺,很多跟我一样的土族阿姑慢慢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她说。

每到农闲季节,阿姑们就要在李卓么什姐的带领下在这里上一整天,中午就用院子里的蔬菜做一顿简单的农家饭菜。农忙时节,大家就分散在各自家中做盘绣。

“上针盘,下针缝,一针二线的绣法在其他绣法里面是没有的。我就是喜欢盘绣,做盘绣能让我心情变好。”李卓么什姐说,家中有活时,她总想着要赶紧干完活做盘绣。对于她来说,盘绣是一辈子做到老的手艺活,也是她赖以生存的技能。